• >首頁
  • >新聞中心
  • >員工天地

食野之蘋


    白裙大長腿的竹荪一字排開,如正在翩舞的四小天鵝。才四根哎!賣竹荪的老伯攤一攤手,就這麽多了。這是夏季雨天竹林裏長出的山珍,可遇不可求。再者,我們這裏比不得雲南,菌類多如繁星。雖然雨後山林草地也會長出星星點點的小蘑菇,但大多有毒,時不時地還能看到誤食毒蘑菇的報道。竹荪外形獨特,辯識度高,幹貨倒是經常吃,這野生的鮮品,能吃到的不多,賣竹荪的老伯說自己一次也就采上十來根,放小籃裏拿出來賣,不一會兒就沒幾根了,我趕緊一並收了,燒一碗湯,足夠!
    夏天的野味相對于春天,種類沒有那麽地豐富:南瓜藤腦、蕃薯梗、馬齒苋,比較常吃的也就這幾樣。南瓜藤腦和蕃薯梗無論清炒還是涼拌,口感清新爽脆,夏日很是下飯。馬齒苋我是不愛吃的,有股子酸溲味,且其性過于寒涼,于我的腸胃不適。南瓜花也是道美食呢,炒雞蛋或拖上蛋液油炸,色澤金黃且味美。多雨的夏季,雨後草地或岩石上地衣變得水潤飽滿起來,一朵朵如綠色小木耳,地衣又叫地皮菜,與姜絲蒜蓉炒制,滿室生香。只是清洗起來極麻煩,不知得清洗多少遍,只洗得水底無一點泥沙才好。所以采地衣,最好是幹淨光禿的岩皮。前些日子梅雨天,我竟發現去往醫院食堂的草地上,長有不少地衣,每天踩著美食去食堂吃飯,我卻也一點都不覺可惜,因爲這草地上的地衣,實在是太髒了。
    春天才是野菜最蓬勃的時候呢!紅花草、荠菜、香椿、馬蘭頭、枸杞腦、豌豆尖,一串串透著水靈靈的春之氣息。家裏有一本柳宗民的《雜草集》,開篇講了日本每年一月七日有喝“七草粥”的習俗,並有和歌唱頌:芹、荠、母子菜、繁縷、佛之座、菘、蘿蔔,是爲七草.在我國《荊楚歲時記》便有記錄中國古代楚地歲時節令的風物筆記,其中有:正月七日爲人日,以七種菜爲羹。至于哪七種菜,我國地大物博,各地有各地的草粥食材,是爲因地施材。中國和日本的七草粥,不知是巧合還是日本從我國的“拿去主義”,總之,開春喝一碗七草粥,可以去油解膩,有著吐故納新的春之活力。
    七草粥中,荠菜其味最美,爲衆菜之首。而在我們台州,吃得最多的當屬紅花草,紅花草炒年糕,這種最佳CP是很多人的大愛。荠菜相對來說,采摘量少、挑揀清洗也較麻煩,且荠菜大多用來包荠菜餃子,包制過程也是繁瑣。然而荠菜餃子卻是無敵的美味,記得外公外婆在的時候,春節去鄉下,大人們唠家常,我們小孩就去田間地頭挑荠菜,一挑一大籃。回家老媽洗洗剁剁,美美地包上餃子。現在雖然去鄉下的次數少了,但好在菜場裏賣荠菜的多了起來,有時去野外踏青,挑是幾把帶回來,荠菜餃子總能時不時地包上幾頓,一直吃到荠菜開花。“三月三,荠菜花煮雞蛋”,象煮茶葉蛋那樣地煮,荠菜的清香沁入蛋中,清熱又受補。
    很多野菜和雞蛋是絕好的CP,比如香椿炒雞蛋、枸杞腦蛋花湯等。幾年前我老弟從山上移種了一株香椿苗木種在父母家院落裏,很快就長成了比人還高的大樹,每年春天,樹梢上發幾叢香椿芽,割下一茬過段時間又長出一茬。今年春天香椿的價格較高,遠在杭城的老弟吃不到自己種的香椿,只好在菜場買,五六十元一斤,以至于他開玩笑說啥時也移一株去杭城。在我們這兒,最多也就十來元一斤吧。在椒江,所居小區附近有每隔五天一集市的界牌市日,在臨海,有專供農民自産自銷的銷售區域,我喜歡在這樣的市場逛著,看著滿目水嫩鮮活的食材,感覺生活是多麽地充實和豐盈。偶爾碰上農民從山上田間采摘的野菜,那感覺猶如中獎一般,頓感運氣好好。野味難尋,蘇大胡子不是說嘛:人間有味是清歡。
    友人美記一枚,天南地北地遊走,好美食美照。春末,在她衆多的美照中,我只被一張吸引:目光直接忽略她的美貌,直盯著她身後那一片槐樹林,那一串串潔白的槐花,我仿佛聞到了槐花雞蛋餅的香味。她手裏還拿著一串槐花做道具,要我早塞到嘴裏去了。她問:親愛的們,有什麽要帶給你們的嗎?
    那麽,就給我帶串兒槐花香吧!
財務處 徐建青


分享到: 0

[ 發布時間:2019-07-24 08:22:31    浏覽量: ]

謝謝—謝老師

風口之翼

醫院地址:浙江省台州市經濟開發區東海大道999號(郵編:318000)

健康服務快線:0576-81899120    0576-88526222(日)   0576-88526111(夜)

醫院網址:http://www.utafilm.com